偷心俏冤家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20-09-12  浏览 次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偷心俏冤家》(ปิ่นอนงค์/Pin Anong),是由泰国CH7台出品,Theerasak Promngern执导,苏格拉瓦·卡那诺皮查雅·瓦塔那蒙迪里领衔主演的浪漫爱情剧

  该剧于2012年6月15日在泰国CH7台播出,2015年5月17日在江苏影视频道《海外剧场》播出。

  Dalokmon Khonlangman, Dalokmon Sattathip, Krittiya Sumritprasong, and Lalita Chantasadkosol

  流亡,投奔到朋友的家中。多年后亚因为派善农场的继承问题又再次回到了农场,并再次遇到了自己多年来一直心仪的女孩冰娜侬(

  ),冰与母亲温婶因为珑苏的救命之恩一直对珑苏忠心不二,恶毒的珑苏为了保护自己的农场继承权不断利用冰陷害亚,冰与亚在误会与磨难中逐渐产生了感情,最终两人终于打败了珑苏,又使派善农场恢复了生机。

  男主亚(weir饰)是农场主派善老爷唯一的儿子。十年前,派善老爷娶了新夫人珑苏,但亚非常讨厌珑苏,更加讨厌珑苏带来的一对侄子侄女。某日,在仓库的亚听到了珑苏和一个男人的对话,才知道那一男一女虽然名义上是侄子、侄女,但实际上是珑苏的亲生子女。不小心被两人发现的亚,珑苏的前夫想杀死亚,结果却不小心误伤了自己,珑苏趁机联合前夫诬陷亚,由此亚背负着伤人犯的罪名四处逃亡,就这样过了十年。女主冰娜侬(min饰)从小跟随妈妈温婶在农场工作,很喜欢珑苏的儿子奈,自从奈出国留学之后,就一直期盼他的归来。自从派善老爷死了之后,珑苏不但对农场经营一窍不通,还经常赌博,农场的生意一落千丈,连工人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为了拿钱还赌债,珑苏把逃亡在外的亚变成了失踪人口,并伺机准备变卖派善农场。已经拥有一座矿山的亚看到珑苏在报纸上登的失踪告示,决心借着这个机会从坏女人手里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为了迎接奈的归来,冰娜侬去花市买花来装点奈的房间,就在市场上,亚遇到了10年未见的冰娜侬,他故意跟踪冰娜侬,胆小的冰感觉有人跟踪自己,所以加快了脚步,只顾走路的她不小心和别人撞到了一起,东西洒落一地,冰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快步跑去停车场。到了停车场才发现钥匙不见了。冰打电话给云叔,让他来接自己,谁知云叔叔被派去送珑苏,不能去接她。晚上,冰娜侬一个人在市场门口等车,亚一脸凶相的开着出租车经过,本来想坐车的冰娜侬吓得没敢吱声。在得知妈妈又晕倒的情况下,冰娜侬只好硬着头皮再次向亚招手,一路上女主都胆战心惊,男主为了吓唬女主,故意把车开到了偏僻的地方,告诉女主车坏了。看着不怀好意的男主,为了自卫,女主划伤了男主的手并逃向大路,正好碰到来接女主的jin才松了一口气。男主回到酒店翻看女主的钱包,发现了na的照片,男主生气地合上了钱包。为了夺回农场,男主开始收集新夫人的证据,他发现新夫人欠了很多赌债,所以打算从赌场入手,男主故意抢了赌金,把赌场的人顺利地引到了农场。为了躲避追捕,男主故意逃到了女主的房间,并动手动脚地威胁女主帮助自己,胆小的女主只好帮他打掩护,骗走了赌场的人。晚上,男主说害怕女主去告密,所以故意搂着女主睡,把女主吓得像小兔子似得不敢反抗。

  半夜里,女主不断喊着奈少爷的名字,让男主很是火大,男主看着日历上标注的奈回来的日期,男主决定抢先一步回到农场。第二天一早,大喊大叫的女主被一起在农场工作的宗推醒,惊吓过度的女主回想着昨晚被男主非礼的那一幕,不知是梦是真。女主的妈妈病重住院,可是30万的医药费却让女主很头疼。女主硬着头皮去找新夫人,没想到夫人不但不给钱,还把她骂了一顿。为了夺回自己失去的东西,为了保护自己所爱不被别人抢走,男主收拾行李准备回农场。新夫人为了套现,把农场的牛抵给别人,工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牛被拉走。男主像痞子一样挡在牛车的前面,三下五除二就把牛抢了回来。看着大摇大摆回到农场的男主,新夫人虽然心里害怕,表面上还是装出欢迎的表情。工人们私下议论,男主一点儿不像农场的少爷,反到像是地痞无赖。女主听说少爷回来了,忙跑去男主房间,发现是昨晚的恶人,女主无法相信男主就是少爷。看着唧唧歪歪的女主,男主又把她按在了床上,吓唬她,看着女主吓得快哭了,男主才放手,并帮女主回忆10年前两人相处的情景。女主终于相信男主就是离家10年的少爷,可是看着像无赖一样的少爷,女主还是吓得哆哆嗦嗦。晚上,男主定了一桌子菜,叫众人一起吃,席间,大讲杀狗的方法之类的,搞得几人都快吐了,男主却乐在其中。吃完饭,就在女主收拾碗筷的时候,男主开始假装中毒,夫人让农场经理把男主抬到房间里,女主看着床上毫无意识的男主,担心地向神灵为男主祈福,看着趴在自己身上,听自己是否还有心跳的女主,男主心里暖暖的。为了早日除掉男主,夫人选择借食物中毒的机会弄死男主。夫人假惺惺地把药给男主送来,并看着他喝了下去,没想到男主早有准备,把药吐了夫人的情人也是农场的经理一身。第二天一早,男主就到处找女主,男主趁着女主去给自己做饭的时候,打开女主的包,发现女主准备拿去当掉的几样首饰去给妈妈付医药费,看着那几样可怜的首饰,男主决定帮她一把。当女主去医院和工作人员商量能否抵押首饰的时候,女主发现包里的一堆钱。

  女主误以为是夫人给她的钱,所以就用了。妈妈听说夫人替她们支付了医药费,发誓一定会用余生来报答夫人。男主回到当年事发的那个仓库,宗不认识男主,以为他是贼,两人动起手来,好在云叔赶来,才制止了自己的儿子。新夫人的女儿妮回到了农场,不知道男主身份的她把男主当佣人一样支使,男主故意把妮的化妆品扔碎,气得妮发疯,就在男主准备修理妮的时候,女主赶来不断得替妮道歉,看着唯唯诺诺的女主,男主气得把她拉上了游览车。男主要女主给自己讲讲这几年农场的变化,看着满面笑容给自己讲解的女主,男主看得入神了。女主不小心回头,四目相视,车子险些被石头蹭翻,好在男主动作快一把搂住了女主,女主才没有摔下车。车子开到小河旁,男主看着女主为奈少爷种的那两颗栎树,醋意大发,抡起斧头就要砍树,女主忙扑倒在树上,男主更加生气,这时jung赶来请求男主停手,男主气呼呼地走了。新夫人为了讨好男主,让女主去市场大采购。女主买完东西回来,遇到男主,男主又开始吓唬她,结果害女主差点儿摔倒,又被男主及时抱住。男主听说新夫人要举办晚会欢迎自己,为了以牙还牙,男主也决定在晚会上恶整一下夫人。女主的妈妈听说男主回来了,急匆匆地出院。晚会上,男主特意整了些恶心的下了药的菜,逼着新夫人母女吃,看着夫人母女的惨象,女主的妈妈更加觉得男主不是好人。女主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男主躺在自己的床上,一看到女主,男主强烈的占有欲就被勾了出来,男主吓唬女主说要强暴她,看着女主梨花带雨的样子,男主故意说起自己在女主房间藏的钱不见了,女主这才意识到自己用掉的30万可能是男主的。夫人的债主斯牙看上了女主,为了抵债,夫人同意了斯牙的条件,就在斯牙要强暴女主的时候,男主赶来救走了女主,男主告诉她是夫人导演了这一切,可是女主不相信,因为太激动女主晕了过去,男主赶忙把她抱到沙发上,听着女主口中不断念着奈名字,男主很想打人。男主的朋友班很担心男主,所以也以一副地痞样混进了农场,两人像强盗似的一唱一和把众人吓得不轻。

  新夫人让女儿妮去讨好男主,男主却叫佣人诺去把女主找来,听说女主生病了,男主担心地去探望,却发现女主床边坐着宗,男主又打翻了醋坛子。等宗走了,男主让女主起来给自己做饭,女主挣扎着站了起来,可是又晕倒在男主怀里,男主看着发烧的女主,紧张地把女主送到了医院,看着打完针的女主,男主担着的心才小小地放松了一小下啊。第二天早上,发现给自己做饭的不是女主,男主又开始耍大少爷脾气,到处找女主。当男主发现女主很亲热地要给宗包扎伤口的时候,醋意大发的男主火大的从宗身边拉走女主,宗指责男主总是故意戏弄女主,男主转而命令宗让他把奶牛杀掉,要么牛死,要么女主去做饭。看工人们公然违抗自己的命令,男主要亲自动手杀奶牛,没办法女主只好答应乖乖地去做饭。男主让女主给自己做猪肉蔬菜汤,看着在厨房忙碌的女主,男主回想起老爷去世的时候,自己偷偷地去寺庙拜祭,假装自己是流浪汉的男主遇到了女主,善良的女主送给男主自己做的猪肉蔬菜汤,从那时起,女主便深深地印在男主的心里了。男主强迫女主坐下来和自己一起吃饭,看着胃口大开的男主,女主对男主的印象也慢慢改观。斯牙打电话告诉夫人,男主偷了自己的钱,而夫人正好想到女主付医药费的30万,于是,邪恶的计划产生了。夫人打电话给女主,让她去市中心给自己送ipad,男主担心女主便跟了过去。斯牙告诉女主,男主偷了自己的钱帮她,所以钱债肉偿。就在斯牙快得手的时候,男主来试图救走女主,但是没想到斯牙早就算到了,男主和女主被抓了起来。男主告诉女主,自己会像个男人似的先把她救出去,可是女主坚持跟男主同生共死,这让男主很感动。为了打电话求助,男主让女主掏自己放在裤子里面的口袋,女主虽然觉得尴尬,但是也只能硬着头皮摸来摸去,俩个人的动作很暧昧的说。男主打电话通知班,班按照计划叫父亲布劳特来救人。男主跟斯牙的手下说自己这些年抢了很多珠宝,都放在山洞里,只要放了女主,男主可以把财宝都让给他们。接着,见钱眼开的众手下在山洞被伏击,两人获救。为了掩饰身份,男主故意告诉女主,布劳特叔叔是强盗头子,看着自说自话的男主,布劳特和儿子连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强盗头子了呢。

  回家的路上,为了让女主能安静地呆会儿,男主在饮料里下了安眠药,看着抱着女主大摇大摆进房间的班,大骂男主入戏太深,越来越像强盗。班和布劳特越看越觉得男主深深地爱着女主。女主醒来,下楼的时候又听到男主在发表什么强盗言论,众人没有办法,只好无奈地配合着男主的自说自话,顿时,布劳特叔叔的家就变成了强盗窝,听得女主真心地害怕,女主的表情好可爱哦~女主在房间里看着台历高兴地喊着奈的名字,被男主听到,火大地把女主锁在房间里,自己拿着炸药气呼呼地去炸山。布劳特的老婆奔姨好心地把女主放出来吃饭,两人突然听到矿山爆炸的声音,连忙往矿山方向跑去,女主一听说男主也在矿山上,不顾一切地冲向正在坍塌的矿山,男主看到女主来找自己,心里美滋滋的,正在在沙土翻飞的山下准备小kiss一下的时候,布劳特叔叔赶来把不要命的两人拉走。女主一边帮男主冰敷一边跟男主道歉,男主借机要求女主答应自己不再见奈,可是女主死活不同意,男主抓狂地拉着女主去楼下告诉众人第二天要回农场,看着被女主气得反复无常的男主,叔叔和班都在偷笑。夫人命令诺把男主和班所有的东西都烧掉,静无意中发现班的法律书,对班的身份更加怀疑。奈和女朋友欧回到泰国,欧的父母并不看好奈,可是女儿喜欢,父母也只能先忍一下。男主和na同一天回到农场,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主和女主,夫人心里直冒冷汗。为了让奈远离女主,男主故意把自己和女主的关系弄得很暧昧。女主在草场找到奈,两人回忆以前的美好时光,奈拿出给女主的礼物簪子,并轻轻地帮女主插在头上,两人的亲密举动,让远处偷看的男主妒火中烧啊。男主跟在女主身后,趁女主不注意,拔下了簪子,并假装扔进水里,着急的女主跳进水里去捞簪子的举动让男主更加生气,发现女主有溺水的倾向,男主正准备跳下去救的时候,被宗推开,宗跳下去救女主。上岸后,女主生气地把男主赶走。男主开始对农场的人事进行调整,让班做经理,让女主管理整个农场的财务,虽然夫人不满意,可是看着像强盗一样的男主,只能恨得牙痒痒却不敢吱声。

  对女主怀恨在心的夫人和妮,对女主混合双打连着赏了女主好几个耳光。看着女儿受到夫人的侮辱,女主的妈妈决定和女主一起回老家。诺跑去告诉男主女主被欺负,男主紧张得准备去救场,却发现女主和妈妈要离开农场,男主为了留住女主,故意在妈妈面前提起钱,女主只好乖乖地跟男主去办公室。男主看着女主别打肿的小脸很是心疼。看着哭哭啼啼的女主,男主只好把簪子还给女主,女主看到失而复得的簪子高兴地跳了起来。欧的父母出现了财务危机,想让女儿去找奈拆借些钱,不愿意看着每天被追债的爸爸妈妈,欧打通了奈的电话。男主在奈干活的时候接了他的电话,得知奈的女朋友要来农场,男主高兴地假扮佣人去把奈的女朋友和佣人洁姨接回了农场。欧的突然出现,让女主意识到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一厢情愿,当得知簪子不过是欧买给佣人的礼物时,女主更是无地自容。看着一个人躲在树下哭泣的女主,男主本来想去安慰,没想到越说女主越激动,两人不欢而散。男主要检查农场的账目,夫人和经理看出男主喜欢女主,故意恩威并施,让女主承认所有的亏空都是女主一个人贪污了。为了报答夫人,女主照着夫人的剧本一五一十地告诉男主是自己贪污了他的钱,男主不信,一再追问,可是女主就是不说。早上,男主发现早餐不是女主做的,大发雷霆。吓得发抖的Noi告诉男主,女主失踪了。一听女主不见了,男主的心可是提到了嗓子眼。男主命令农场里的所有人手停止工作出去寻找女主,看着对众人发号施令的男主,欧不解,后来还是奈失口说出男主才是农场的真正主人,欧听后对奈之前对自己说过的话深表怀疑。看着为女主担心而满脸忧郁的男主,班和父亲很担心男主被女主利用。工人们找了一天也不见女主的踪影,就在大家要解散的时候,宗突然想起还有一个地方没找过,男主两眼发光,命令宗带自己去找。两人来到静工作的地方,静谎称自己不知情,可是从静的话中,男主知道女主就在静工作的地方。男主支走了宗,自己又偷溜回静工作的地方,果然看到了女主。

  男主虽然发现了女主,可是被静挡了一下就看不到女主的踪影了。无功而返的男主遇到来找他投诉奈的班,男主灵机一动,决定利用妮来找女主。男主故意让班把妮带到男主的房间,男主装作要强暴妮,并告诉妮如果找不到女主,妮就得代替女主成为自己的泄欲工具,妮吓得六神无主,只好答应了男主的条件。看着衣衫褴褛从男主房间里跑出来的妮,班非常生气,后来得知男主的计划才勉强消停了几分钟。(貌似班有点儿喜欢妮呀)妮吓得跑去告诉夫人,没想到夫人却说服妮将计就计当农场的女主人。当夫人来提婚的时候,男主的一口水差点儿喷到夫人的脸上,看着男主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班的腰都笑弯了。眼看夫人就要把妮打包送过来了,男主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命令班找来农场的女工故意装作被男主虐待的样子,妮看到从男主房间被拖出来的女工,在班的胡说八道下妮吓得一溜烟得逃出了农场。男主去找夫人兴师问罪,打伤并抓走了奈,并警告夫人如果找不到女主来交换,就杀死奈。看着儿子被掳走,夫人开始在女主妈妈面前用苦肉计,果然妈妈上当,把女主叫了回来。在茅屋外,女主听到酒瓶碎掉的声音,男主故意告诉她自己刚刚杀了奈,女主伤心地大骂男主没人性,可当他冲进茅屋里,发现奈还活着的时候,高兴地和奈拥抱在一起,这下又把男主的妒火点着了,就在奈和女主准备离开的时候,男主命令奈把女主留下,结果自私的奈再一次毫不犹豫地抛弃了女主。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女主,男主又开始调戏她。男主把女主拉进山里,并故意给女主机会逃跑,结果逃跑的女主误以为遇到蛇,吓得跳到男主身上,男主一边很受用的抱着女主,一边谎称蛇很多,女主吓得紧紧抱住男主,并保证再也不从男主身边逃跑了。男主带女主来到自己小时候干活的稻田,在田边,两人互聊心事,男主告诉女主自己非常喜欢一个女孩子,可是对方不接受自己的爱也拒绝再爱别人,女主并不知道男主说的是自己,还傻傻的告诉男主自己也深有同感。为了逗女主,男主故意假装被蛇咬伤,没想到女主想也不想就帮自己吸毒血,实在不忍心女主为自己担心的男主,只好告诉女主没有蛇,只是自己的恶作剧,女主生气地挥舞着拳头,两个人就这样打打闹闹,在稻田里度过一个愉快的午后。晚上,男主带女主去以前工作过的阿姨家借宿,看着男主对女主关怀备至,阿姨以为两人是情侣,爱玩的男主很应景地管女主叫老婆呢!到了睡觉的时候,男主借口外面的蚊子个头和大象有得一拼,颠颠儿地也钻进了蚊帐,对女主又是一顿又搂又抱啊~ 静和宗听说男主绑走了女主,很担心,两人绑架了班,让班带路去山里找男主。

  男主和女主告别阿姨准备回农场,在回去的路上被人伏击,男主保护女主拼命逃跑,可最后还是掉进了杀手的网里,男主叫女主快点儿逃命,可女主却不顾一切地挡在男主前面,要和男主同生共死,就在杀手要下手的时候,宗和班赶来救下了两人并打伤了杀手。为了查出谁是指使杀手行凶的真凶,男主把杀手带回来农场,可是没有一点儿线索,就在送杀手去医院治疗的时候,杀手逃跑,结果不小心撞到车上挂了。回到农场的男主没有看到夫人一伙人,得知夫人去和未来亲家见面的时候,男主和女主两人故意穿得破破烂烂地来到五星级酒店,出现在夫人的宴席上,男主介绍自己的身份并告诉未来亲家自己以后会把农场给na打理,一席话说得夫人像过坐山车似的心情忽上忽下的。吃饭的时候,男主摆出一副土财主没文化的样子,弄得夫人很没面子,最后结账的时候,夫人看到17万的账单,眼睛瞪得老大,男主故意说要自己结账,结果ban拿着提前去银行提的20万零钱甩给服务员结账,男主大方地说剩下的3万给服务员当小费,夫人这个心疼啊!就在大家准备离席的时候,男主突然宣布两天以后自己要和女主结婚,奈追问女主是不是真的要嫁给男主,女主看着女友在侧的奈,承认了和男主的婚事,看着女主忧伤的表情,男主下决心一定要尽早把女主变成自己的女人啊!奈对男主的行为表示怀疑,布劳特叔叔也觉得女主可能不是好人,可男主坚持说自己只是利用女主去查明真相,看着心意已决的男主,叔叔也只能祝他好运。晚上,女主要找男主谈结婚的事,谁知男主又以浴室装出现,害得女主连眼都不敢睁,倒退着出男主的房间,女主认为男主又在跟自己开玩笑,可是男主认真地说自己喜欢女主,可是被骗怕了的女主根本不相信。第二天,男主命令ban陪女主去逛百货公司,售货员看着土里土气的女主,根本不搭理她,ban甩出信用卡,让售货员把最贵最新款的衣服拿给自家夫人试穿,售货员果然满脸陪笑。女主挑了一件最便宜的,可是ban很豪气地买下了女主试过的全部的衣服,女主不要,ban就吓唬她说,如果男主不高兴会拿着机枪到处扫射,为了不伤及无辜,女主只好乖乖就范。晚上男主回酒店,可是找不到女主,男主以为女主出意外,紧张地到处寻找,女主看着站在阳台着急的男主,一脸迷惑。男主看到女主没事,便高兴地叫女主去试新衣服给自己看,没想到女主一口答应,女主异常的听话让男主觉得很奇怪,追问原因,女主只是告诉他有人说如果男主生气,后果会很严重,所以自己要很听话才行,看着可爱的女主,男主忍不住在女主脸颊上亲了一下,女主害羞地躲在窗边,男主则乐得嘴都合不上。穿着漂亮的女主回到了农场,夫人看见女主就气不打一处来,女主的妈妈要女主悔婚,可是女主让妈妈在坐牢和结婚之间替自己选择一下,妈妈无奈只能生气地把自己关在房门里。

  婚礼当天,男主把度假村的外国客人都请来了,看着闪亮登场的男主,众人都认不出来,惊为天人。Noi结结巴巴得说男主发生大事了,听得女主一阵紧张,连妆都没画完就冲下楼梯,结果没站稳差点摔下来,还好新郎身手矫健,一下把新娘抱住了。女主正准备跟眼前的帅哥道谢,却发现这枚帅哥正是自己的新郎啊。Brot叔叔也和工人打扮成强盗的样子作为男方的亲人来出席婚礼。在接受亲人祝福的时候,na给女主送上了栎树花,旁边的男主吃醋地把花揉了个稀烂。晚上,男主看着女主对着栎树花哭泣的身影,就气不打一处来,男主抢过花扔在地上,女主要去抢,却被男主拉到床上,结果床塌了,两人卡在床缝里。楼下的众人准备上来救人,却发现这搞笑的一幕,女主羞得只好靠在男主怀里。这个笑话被足足笑了一个星期。女主从床缝里爬出来,坚持睡在地上,男主无奈只好答应只清心寡欲这一天。为了日后不再出现床塌的情况,男主果断地让人清理了na的房间,也就是当初男主的房间。Na不服,男主说不能让自己媳妇受苦,坚决得把na赶出了房间,顺便把夫人也赶到了度假村去住。看着随心所欲的男主,女主生气地找他理论,可是被男主吼了回去。男主命令noi告诉家里所有的人尊称女主为少奶奶,可是女主不同意,命令noi不许改口,结果怕死的noi最后还是听了少爷的话。男主看着生气的女主,把一大串家里的钥匙交给女主,并告诉她自己要帮女主找回尊严,要让家里所有的人都仰视她,虽然知道男主是好意,可是女主还是不同意男主的做法。晚上睡觉的时候,男主发现女主穿了很多衣服,睡在沙发上,男主色迷迷地把女主抱上床,看着挣扎的女主,男主更加有兴趣戏弄她,女主告诉男主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希望男主给自己多一点儿时间,男主很识趣地睡在了沙发上。第二天早上,女主换好衣服要下楼做饭,被男主用被子包回了床上,男主告诉女主不用做饭,楼下谁想吃饭谁就自己做,不愿意做的就饿着。(楼下的人差点儿为了争食而打起来。)看着女主总是很害怕自己,男主温柔地告诉女主应该多了解一下自己,就在两人抱在床上,准备干点儿什么的时候,na和on带着jie姨闯了进来,看着两人大白天的在床上亲热,on大骂两人不知廉耻,可是男主丝毫不介意,在女主脸上亲了又亲,并警告众人从自己的房间里滚出去。为了试探经理和夫人的关系有多深,男主找人把经理绑在树上,并叫来了夫人,男主要拿枪打经理,夫人挡在前面,而女主的妈妈又挡在夫人前面,男主笑着对岳母说,他可不敢打岳母,如果岳母受伤了,媳妇会杀了自己的。On家选定了结婚日期,但是苦于没有礼金,夫人用苦肉计叫女主的妈妈去跟女主借珠宝,女主不肯,妈妈就气得晕倒,看着病床上的妈妈,女主实在没办法只好打开保险柜取出了珠宝给妈妈,没想到夫人拿到珠宝以后转手就拿去卖,还好brot叔让yun叔监视夫人,男主才及时得到了情报。

  男主为了给女主坦白的机会,故意要女主把珠宝首饰拿出来跟自己一起送到银行保险箱,女主支支吾吾地说已经送到银行了,看着女主撒谎的样子,男主觉得女主真的是为了钱而和自己结婚的。晚上,伤心的男主和哑巴在外面喝酒,男主把自己的心事告诉给哑巴,就在男主喝醉了的时候,ni来把男主带走,并拍了一张两人睡在一起的照片发给女主,女主看了非常伤心。第二天一早,ni就装无辜,没想到男主很坚定得说不管自己喝醉到什么程度,也绝不会随便把个什么人当成自己的老婆,ni气得跳脚。早饭的时候,男主见女主不吃饭,就故意告诉女主自己昨天和ni睡在一起,女主虽然伤心但却没有指责男主,这让男主更加坚信女主是为了钱而和自己在一起的。Ni故意在女主面前假装上吊,就在女主要上当的时候,男主赶来帮ni系上吊绳,生生地把她吓跑了。Jung替女主打抱不平向男主挑战,结果jung输了,只好辞职离开农场,听到jung辞职的消息,女主着急地要去找他,被男主拉住,两人拉扯的时候,男主没拉住女主,女主的头撞到了花坛上,男主赶忙上前去看伤势,正好被女主妈妈看到,以为自己女儿被虐待,发疯似地捶打男主,还好被noi拉走。看着女主流血的额头,男主心疼地直后悔,noi上药的时候弄疼了女主,被男主赶到一边,看着男主温柔地给女主上药,把旁边的noi都看傻眼了。晚上,女主要去给树施肥,男主非要帮忙,并趁机占便宜,两人正玩得高兴的时候,哑巴来了,两人才不好意思地分开啊~夫人不断地在女主妈妈面前说男主坏话,并让女主妈妈去下药(就像当年害死老爷一样简单),为了女儿,女主妈妈按照夫人教的,在男主食物里放了药。被下了药的菜被小猫吃了一口,两分钟后小猫挂了,女主怀疑是妈妈在菜里动了手脚,结果在厨房外边,女主听到妈妈和夫人的谈话,证实夫人真的利用妈妈去害男主。自此,女主对男主的饮食都亲历亲为,生怕被人下药,看着谨慎的女主,男主认为女主做了错事,所以才讨好自己,听见男主说不论自己做了什么都会原谅她,女主打开保险柜告诉男主关于珠宝的实情。男主庆幸女主没有背叛自己,高兴地把女主搂在怀里。On的家已经破产,为了从na身上捞点好处,on的父母私自让两人签署了结婚证书。

  女主晚上做噩梦,梦见男主被人刺伤,浑身是血地倒在书房里,女主惊叫着被男主推醒,看到完好的男主,女主才相信刚刚自己真的做了一场噩梦。为了保护男主,女主让男主进房睡,看到突然转性的女主,男主满心欢喜。晚上,看着睡梦中的女主,男主温柔地在女主耳边告白,现在的男主已经完全掉进了爱情里,无法自拔。Jin偷偷跟踪ban却被发现。Ban很紧张地来找男主,可是却发现现在的男主一门心思地就想跟媳妇在一起,看着重色轻友的男主,ban只好无奈地闪人。男主带女主来到一片风景如画的草地,暗示女主现在已经不是佣人而是尊贵的女主人,不要害怕任何人,也不要随便听信任何人的话。男主很严肃得警告女主,自己很容易吃醋,所以女主不要和任何男人走得太近,不然火大的男主会见一个杀一个,男主的狠话,着实让女主有点儿害怕。Na终于发现on家破产的事实,失望的他一个人住在小酒店里,并打电话让女主来见自己。善良的女主看着落魄的na,心软地给了他一些钱。两人在一起的照片被ni拍到。晚上,下起大雨,可是男主去山上还没回来,女主不顾众人的阻拦,冲到大雨里要出去找男主,被佣人架回来的男主,看到女主这么担心自己,心都快融化了。夜里,男主发高烧一直喊爸爸的名字,女主心疼得抱着男主,并在男主耳边轻轻地说着我爱你,终于听到了女主的真心,男主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两人互诉心声,终于有了夫妻之实了哦~男主从一大早就心情很好,不想让女主离开自己一秒,女主好不容易逃开去给男主准备早饭,却发现妈妈又再下药,女主请求妈妈不要再做伤害男主的事,可是妈妈根本就听不进去。Ni拿着手机照片来找男主,就在男主要看到照片的时候,ban拉走了她。Ni把照片跟ban看,并带ban去酒店房间,幸好na看到他们及时闪了出来。夫人趁着女主不注意要给男主下药,可是被女主看到,及时拦了下来,为了保护男主,女主谎称自己和na是一伙的,都希望男主早点儿死,女主警告夫人不要再随意行动,扰乱自己的计划,夫人对女主的话半信半疑。男主看着女主貌似若有所思,在女主喂完饭后,男主突然出现中毒的症状。

  男主下楼找女主,顺便听到了女主要毒死自己的那段话,所以男主就将计就计演练一出。医生说男主出现肌肉萎缩的症状,可能会慢慢不能走路。女主生气地质问夫人,而夫人却对女主不屑一顾。夫人逼女主带自己去找na,并要求女主为自己准备结婚的礼金,女主带着夫人找到了酒醉的na,同时男主也出现在酒店,看到行走自如的男主,女主和夫人都很吃惊。男主指控女主和夫人企图谋杀自己,brot叔叔带着人马赶到农场,男主和ban也表明身份,brot叔叔要把一干人都送到警局,女主替妈妈求情,并承认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做的。男主看着执迷不悟的女主,生气地将她和众人一起交由叔叔处置,夫人趁大家不注意,举枪自卫,并趁机逃跑,brot叔派人追,但是在追踪的途中被sia的人救走。男主听到brot叔要严刑逼供,担心女主受伤的男主趁夜去救走了女主,男主再一次要求女主说出真相,可是傻傻的女主不但替妈妈顶罪还帮夫人求情,男主非常火大要强吻女主,被女主逃开,正在这时jung赶来就女主和妈妈,就在快要上船的时候,brot带人赶来,男主为了帮助女主顺利逃走,偷偷跑去按了警铃才把叔叔引开。伤心的男主独自跑去阿姨家干活,一边干一边指责女主对自己的背叛,可即便是这样而自己却还是不争气地想念着女主。阿姨告诉男主,即使是自己亲耳听见,亲眼看见也都不一定是真的,可伤心的男主根本听不进去。Noi在市场采购的时候,发现女主在摆摊,并把女主做的食物偷偷放到男主的餐桌上,男主发现了自己熟悉的猪肉蔬菜汤,强迫noi带自己去找女主,结果好不容易看到朝思暮想的女主,却听到女主亲口说自己和jung生活在一起。伤心的男主告诉女主自己不再对她有任何感情,看着男主的背影,听到女主心碎的声音。男主在医院看到女主,看到窘迫的女主,男主不忍心偷偷地帮岳母支付了医药费并换了大房间。男主看到女主在给逝者捐款,上前嘲笑女主的虚伪,并告诉女主,要把妈妈和女主带回农场并惩罚她们。

  男主把女主带到天台,威胁她如果不把真相说出来就把她扔下去,女主害怕地紧紧抱住男主,不停地哭泣,看着怀里吓坏了的女主,男主又心软地放走了女主。Ni差点儿被sia强暴,夫人赶来救走了ni,却被sia抓来代替ni,经理听到佣人们在打赌,匆忙赶去救夫人。结果夫人从了sia,经理被打个半死扔到了街上。被吓得半死的ni跑来农场向男主求助,结果差点儿被brot掐死,ban看着昏迷的ni,决定违背父亲的命令偷偷收留ni。男主去医院找证据,听到女主妈妈在病床上说梦话,男主听到妈妈承认自己是真凶,女儿只是替自己顶罪。知道真相的男主又跑去找女主,并谎称要带女主去离婚,女主上车后发现男主只是把自己送到别的地方去工作,生气的女主跳下车,并坐上了小巴,紧接着大家就看到路上小巴和男主在飙车,男主的车撞倒树上,女主慌忙跳下车,查看男主的伤势,看着女主担心自己的样子,男主又露出了久违的微笑。男主再次询问女主事实真相,并告诉女主自己已经知道了一切,女主哭着说如果男主一直都相信自己,就不会认为自己是凶手,两人又纠结了半天。男主再次去医院找岳母,谁知岳母还是执迷不悟地对夫人尽愚忠,男主无奈地离开医院。就在男主离开的时候,被夫人看到,夫人故意把女主妈妈带走。去医院发现妈妈失踪的女主直接去农场找男主,男主怕女主大叫惊动brot叔,在女主没开口之前先吻住女主,连吻几次,女主就只好乖乖地听话。就在两人争执的时候,brot叔叔赶来,男主慌忙带女主逃命,结果体力不支的女主晕倒在男主怀里,pen姨赶来把两人带进了屋,不到五分钟,为了躲避亲爹追踪的ban也抱着ni进来了,两组好像偷情躲避老爹追踪一样。(超级搞笑)。眼看brot就要搜查房间,两人只好硬着头皮出去撒谎,可最后还是被老头发现了。在pen姨的劝导下,brot没有抓走两人。可是看着身体虚弱的女主,男主强行将女主留下照顾。看着狂吐的女主,pen姨暗示女主可能怀孕了。Ni一直被ban骚扰,跑去找男主求助,男主答应她只要不去骚扰女主,就让她留下。男主远远地看见女主走过,为了让女主吃醋,男主故意把ni抱在怀里,可男主没想到自己的好友ban也远远地看见了他和ni的拥抱。

  看着又去纠缠男主的ni,ban忍不住上去把ni拽走,ni质问女主是不是很快就会离婚,女主正要回答的时候,又开始吐。男主紧张地跟到洗手间外边,不管男主怎么叫,女主都不出来,没有办法的男主只好说自己要走,女主以为男主走了,才慢慢地从洗手间挪了出来,没想到男主从门后跑出来一把把女主抱到床上,男主要带女主去看医生,被女主拒绝了,看着朝思暮想的人在眼前,男主忍不住轻轻地吻了女主。女主推开男主,让男主突然想起女主和jung在一起的画面,男主生气地甩门而出。夫人软硬兼施地收买了jung,让他去杀掉男主,jung同意了。看着每天晨吐的女主,pen姨忍不住告诉男主,女主可能怀孕了,男主不等pen姨把话说完,就冲了出去。男主到处都找不到女主,哑巴跑来告诉男主女主已经走了,就在男主开车寻找女主的时候,被jung追杀,好在ban及时赶来,在关键时刻,yun叔替男主挡了一枪,jung被抓。在看守所,jung哭着求女主救救自己,女主心软打算去求男主。医院里,女主和男主在拐角处不小心撞到了一起,男主赶忙抱住要摔倒的女主,两人没说几句,女主又开始吐,紧接着晕了过去。男主把女主送去检查,得知女主怀孕,男主问女主孩子是不是自己的,为了就jung,女主撒谎说孩子是jung的,并求男主放过jung,男主虽然伤心可是还是放了jung一马,没有追究他的责任。Pen姨提醒男主女主和jung在一起还不到一个月,孩子不可能是jung,可是ni拼命煽风点火,男主确信孩子不是自己的。女主回到小屋,看到酒醉的jung,jung把女主当成了男主,差点儿掐死女主,好在jin及时赶回来才救了女主一命。女主在外面摆摊,被一群混混调戏,男主赶来,把一群人打跑了,并警告他们不要再来惹自己媳妇,不然把他们全灭了。男主气呼呼地把女主带到了一套公寓里,命令女主以后就住在这里,不许再出去摆摊,女主反抗,男主就强吻女主,结果女主挣扎地更加厉害,还用花瓶打碎了男主的头,两人又不欢而散。女主的妈妈听到夫人要把自己灭口,伤心绝望的她想要逃跑,可是被夫人抓到,并把她溺死在河里。接到jung电话的男主也来到河边,男主看到河里的岳母,赶紧把她拉上来,就在这时警察和女主出现,女主抱着妈妈的尸体失声痛哭,男主再次被轻轻松松地嫁祸谋杀。

  男主在押解的途中被brot叔手下的人救走。Jung来到医院,看着女主和jin都穿着黑色衣服,才得知女主妈妈已经去世。Jung跑去质问夫人为什么死的是女主的妈妈而不是男主,夫人告诉jung,男主才是杀杀死女主妈妈的凶手,jung信以为真,发誓一定要报复男主。男主梦见女主决绝地跟自己分手,为了躲避自己的追踪,女主被车撞死。从梦中惊醒的男主,要去找女主解释,可是被brot和ben拦住。自从男主被通缉,夫人就带着sia的人马大摇大摆的回到了农场,而jung也当上了工头。在葬礼上,夫人假惺惺地哭着要女主搬回去跟自己住,就在女主犹豫的时候,远远地看到了男主的身影,女主追了出去但没有看到男主的影子,na追了出来抱住了快要昏倒的女主,男主远远地看着憔悴的女主,却什么都不能做。Jin暗示女主,可能男主不是真的凶手,因为疑点太多,可是伤心过度的女主根本不愿意去相信男主是无辜的。为了让男主自投罗网,夫人让na把女主骗出来,傻乎乎的女主再次被sia抓到。夫人开始散步女主要和na结婚的消息,哑巴给ban发短信,告知众人这个消息。听着brot叔叔不断地指责女主,男主虽然不愿意听,可是又找不到理由来反驳。男主表面上装出已经不再喜欢女主的假象,可是暗地里却偷跑回来寻找真相。男主给了noi迷药,jie姨也自告奋勇地去帮忙送饭,男主顺利找到女主,女主虽然挣扎,但还是被男主带着了,就在两人跑出小黑屋的时候,夫人和sia早已经等在门口了,男主被抓,夫人笑呵呵地向女主道谢,男主以为女主再次欺骗了自己,jung开始动手修理男主,看着男主被打,女主跑去拉住jung,却被jung的枪柄撞到肚子,男主紧张地大骂jung不在乎自己的孩子。

  Jung把女主带走询问孩子的事情,女主告诉他为了救他才对男主撒了谎,jung高兴地握着女主的手,并保证自己一定会好好为夫人干活来养活女主。看着越走越远的jung,女主也无话可说。夫人逼男主写认罪书,可是男主不但不写反而大骂夫人。为了救男主,女主向na示好,并希望na带她私奔,就在两人走出小黑屋的时候,na被哑巴打晕,女主带着男主准备逃跑的时候,on出现,把已经动过手脚的车子借给女主,来不及多想的女主慌忙驾车带男主逃走,在路上,车子的刹车突然失灵,生死关头,女主把男主退下了车,随后女主自己也跳了下来,车子摔下山谷爆炸。男主和女主被随后赶来的哑巴和noi救走并送回了矿山。男主醒来后发现女主在照顾自己,误以为女主一次一次背叛自己的男主大发雷霆把女主赶出了屋子,看着莫名其妙发脾气的男主,ban刨根问底,男主不愿意搭理他就像小孩子一样对pen姨撒娇,让pen姨把ban赶出房间。(男主的表情好萌的说)第二天早上,男主发现女主在给自己做饭,大骂女主并要女主快点儿离开自己的房子,女主正准备走人,男主又发疯似的把女主拉到小黑屋,(女主这个命啊,到处被关小黑屋!)不断地折磨女主,noi偷偷来看女主,不解地问女主,为什么能忍受男主的虐待,女主笑着说只有这样,男主心中的恨意才能早点儿逝去,男主才可以和别人有个新的开始,就在几人讨论女主的话的时候,男主突然闯进来,把众人一通臭骂。Brot准备半夜去农场干掉夫人,没想到夫人和sia早有准备,brot被以谋杀和偷窃罪被关到了拘留所。Ban尝试解救父亲,可是苦无对策。

  男主听说ban打了诬陷brot叔叔的人,很担心地拿着枪要去报仇,被pen姨和众人拉住,没有办法,pen姨只好把男主和女主锁在了小屋里。为了解恨,男主用尽各种办法折磨女主,女主因为在大太阳底下耕种,而晕了过去,男主紧张地把女主抱回了小木屋,医生出来后,男主一边自责一边询问是否动了胎气,结果医生的话让男主更加火大,原来女主根本就没怀孕,男主进去又对女主一阵指责,男主已经无法相信眼前的没有一句实话的女人就是自己曾深深爱着的女人,真是有多爱就有多恨啊,女主看着伤心的男主不挣扎也不反抗,随男主发泄,就这样,两人一起过了夜,早上,本来心情极好的女主发现了床头男主留的钱,顿时又心情低落。ni又要逃出农场,结果被ban抓回了矿山,ban为了修理ni,故意让她干又脏又累的活,男主和ban目标一致,索性把ni和女主关在一起,组团折磨两人。看着提水摔倒的ni,ban紧张地想上前帮忙,被男主拉住,并警告他不要相信这些蛇蝎女人。下午,女主和ni在干活的时候,ni被毒蛇咬伤,看着帮自己处理伤口的女主,ni回想起以前自己对女主的所作所为,非常后悔。哑巴急匆匆的跑来比手画脚,男主误以为女主被毒蛇咬伤,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找到女主,并紧张地帮她查看伤口,女主淡定的跟他说自己只是腿酸,被咬伤的是ni。男主发现搞错了,又马上改口说希望女主早死,看到女主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男主更加抓狂。Brot的得力手下pong被sia的人跟踪,在矿山附近被警察打死,pong的死让男主决心要大干一场。从医院回来的ni,向女主忏悔,并告诉女主,自己的妈妈害死女主的妈妈,知道真相的女主不知该如何面对男主。同时,来找女主的男主也从ni的口中知道了线集

  男主担心女主伤心过度,所以去树林里把女主抱回了自己屋,两人和好如初。Ban一大早就来找男主,可是男主就是不开门,ban知道男主房里肯定有女人,男主看出ban的担心,赶忙告诉他不是ni。可是ban不依不饶,后来被pen姨拉走。Ban指责男主不让自己心软接近ni,可是自己却监守自盗,抱得美人归。Ban去给ni送饭,ni以为ban又来戏弄自己,所以打伤了ban的头,但是看到好心来送饭的ban,ni又向ban表示感谢,ban试图暗示ni自己以前对她的所作所为都不是本意,可是ni很大方地说自己脑子不好使,ban怎么做的,她就怎么理解,一句话把ban逗乐了。Ban告诉男主自己打算放走ni,可是男主却告诉他ni其实是夫人的亲生女儿,这个事实让ban更加纠结。在女主的开解下,男主打算去自首,ban也同意采取法律手段来制止夫人。可是已经替男主顶罪的brot,却死活不同意。为了让brot改口供,夫人找人袭击了pen姨,pen姨不从,被打死。Pen姨的死,让男主很自责,女主温柔地告诉男主,自己会用余生来爱他,听了女主的话,男主的心很安慰。女主自高奋勇要回农场偷遗嘱,男主虽然强烈反对,可是最后还是得听自己媳妇的。Ni带着女主回到了农场。晚上,男主偷偷潜进女主的房间,把一把小刀送给女主,并嘱咐她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夫人晚上出来勾引jung,可是被jung拒绝,难耐寂寞的她只好去找老情人也就是以前的农场经理,两人合谋要一次解决男主和sia。

  女主和众人回到了农场,为了就近保护女主,男主和ban则在旁边的农庄干活。(几个人的造型就像是传说中的偷地雷的一样)自从女主回到农庄,jung和na就轮番来表白,每天都收到线报的男主坐不住了。每天晚上,男主都跑来见女主,两人就像偷情一样,尽管出于安全考虑女主一再禁止男主来,可是男主却是非常享受这份偷情的乐趣,男主每天半夜在农场进进出出,搞得佣人们都私下传说男主的鬼魂回来了,吓得一众工人大白天的祭拜男主。夫人去和经理偷情,被sia的手下看到,sia打电话召集手下要去杀夫人和经理,被ni听到,六神无主的ni跑去向女主求救,男主看着女主的面子上派人去就夫人,没想到,一直被夫人下药的sia差点儿被夫人和经理弄死,男主的手下把已经昏迷的sia带回了矿山。除掉了sia,夫人把sia的手下收归己用,并派以前经理的手下对经理下手,看着夫人的疯狂举动,吓坏了ni,夫人发现ni跟踪自己,凶狠地警告她不要到处乱说,不然连自己的女儿她都不会放过。Ni吓得在农场哭,被ban看到,ni失控地抱住ban,哭着请求ban带她离开这个邪恶的地方,ban什么也不能做只是紧紧地抱着ni。男主和女主约了要见面,进出不方便的女主只好搭na的顺风车,男主一见女主就不撒手,现在真的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当男主得知女主是搭na的顺风车来的时候,醋意大发,好在现在的女主驭夫有术,三两下就搞定了男主。Na听说女主要去见jin并顺路去载她回家,就在jin说没看到女主的时候,女主突然出现,才打消了na的疑虑。回去以后,on看到女主和na一起进出,发疯似地捶打na,并大喊要杀掉女主,谁知na居然把枪拿出来,警告夫人和on,如果谁想伤害女主,自己就先干掉那个人。晚上,男主收到线报来探望女主,女主又耍赖不肯走,女主生气地命令他不许再来,谁知男主竟朝女主大吼,大爷似的躺在女主床上,女主装出要哭的样子,男主马上开始哄媳妇。Ban看着又偷溜出去的男主一直都没回来,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天快亮的时候,被女主一直催促的男主,才不情不愿的跳下窗户,结果被工人看见以为是男主的鬼魂。

  第二天男主又去爬窗户,结果发现na在强吻女主,男主二话不说上去就把na打晕了。看着每天在狼窝里周旋的女主,男主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的,生怕哪知狼趁他不注意把他的小绵羊叼走啊。男主想把女主从狼窝里带走,两人刚才梯子上下来的时候,被jung撞见,女主谎称见鬼,可是jung却一路追踪,发现是有人装鬼。为了打消jung的疑虑,男主找人假扮自己故意被jung抓到,这才让jung放了心。On每天都在家里找茬,弄得夫人很烦躁,后果很严重。夫人趁on和jie姨外出的时候,派手下打死了jie姨,并假装on被绑架。众人都为on担心,女主甚至去求男主救on,不忍拒绝自己菩萨心肠的媳妇,男主和ban去把on救了出来,可是因为惊吓,on流产。看着接二连三被夫人害死的人,男主和女主庆幸两人能相遇、相知、相爱。女主和男主约定一个月只来一次,可是男主怎么能忍受得了相思之苦,大半夜男主又爬上来女主的床,女主以为是na,就用电棒电了男主,看到昏倒的男主,女主吓得赶紧听心跳。看着为自己紧张地小媳妇,男主心里了开来花啊。隔日,Na又趁机非礼女主,结果被女主推了一把撞到了头,在夫人的示意下,na为了得到女主,假装行动不便,女主只好贴身照顾。晚上,又偷溜上来找女主的男主,误把来拿衣服的noi当成了女主,得知女主去照顾大灰狼,男主非常火大地冲到楼下,用小石子砸玻璃。女主发现是男主再使小性,安慰了几句就把男主打发了。Sia拿着枪从男主的住处偷跑了出来。

  男主在农场里寻找sia的踪影,可是行踪暴露,男主只好躲在了ni的被子里,ni对夫人谎称是自己的新男友才帮男主逃过了一劫。男主在河边看到被sia挟持的na,男主打伤了na,并让女主把sia送到安全的地方,看到不计前嫌救自己的女主,sia对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向女主道歉。在救sia的时候,yun叔被夫人抓走,就在夫人的手下要解决yun叔的时候,jung赶来放走了父亲,可是yun没走多远,就被夫人的手下袭击,还好男主及时赶到救走了yun叔。男主担心女主,所以晚上又偷溜到女主的房间,而jung也担心女主的安危,执意要守在女主的房门外。女主让男主离开,可是男主耍赖不走,没办法的女主只好随男主的心意,两人以为jung不知道,其实jung已经猜到房间里的人是男主。晚上,女主偷偷去翻找遗嘱,却不小心被夫人发现,男主为了引开夫人,弄响了烟花,男主正要带着女主逃命,却被早有准备的夫人抓个正着。Jung打伤男主,抓走了女主,女主哭着求jung放过男主,自己什么都答应他,事实证明,jung确实是放走了男主,因为他已经知道了夫人的真实面目。放了男主以后,jung赶回来救女主的时候中枪。女主跑来跟男主会合,激动的男主只顾抱着女主高兴,却并没有发现女主已经中枪。就在Na和ni准备逃离农场的时候,警察带着sia上门以谋杀罪要逮捕夫人,听到风声的夫人从后门逃跑了。结果被气得发疯的男主在路上抓住了。

  女主被送到医院,医生说母子都很危险。医院血库告急,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女主,男主完全失控。还好on从曼谷带着血浆赶来救急。在重症监护室的女主突然没有了心跳。男主抱住女主不停地祈求父亲的在天之灵把老婆和孩子还给自己,众人也跟着男主的声声呼唤而落泪。也许是被男主对妻子的爱所感动,女主竟然奇迹般地恢复了心跳,男主喜极而泣。Na经不住妈妈的劝说,准备送妈妈跑路,结果妈妈被赶来报仇的前经理打死。男主带着女主重新回到了农场,na和ni也准备离开农场重新生活。Ban对ni表白,可是ni担心自己不够格做ban的妻子,可是ban很淡定地说ni不会做的自己统统会,没关系。男主早上起床,发现媳妇又不见了。问了noi才知道女主带着na去曼谷请求on的原谅。可是明显的on不打算轻易地原谅他,女主鼓励na拿出男主那种死缠烂打的精神一定可以把on追回来。已经三天没有女主消息的男主在家耍脾气,ni拿着做好的食物来给他,可是男主只是闻了一下味道就去吐,大家开始笑男主开始为女主孕吐,而且吐得很厉害。为了教训一下女主,男主给女主留了一张字条,让女主和na结婚,自己可以在矿山上自生自灭。本以为看了字条的女主一定会打电话来求饶,没想到等了半天,等来的却是noi告诉他女主要结婚的消息。这下男主可慌了神,火速回到了农场。回去以后又是道歉又是求饶,才哄得美人一笑啊~ 看着男主幼稚的举动,大家都笑话老虎般的强盗首领现在已经被他老婆收得服服帖帖的了。离开农场的jung在父亲的资助下,也开了一家农场,在jin出诊的时候,两人偶遇,终成眷属。而男主一家三口和ban一家三口则幸福地生活在有爱的paisam农场。

  Dalokmon Khonlangman、Dalokmon Sattathip、Krittiya Sumritprasong、Lalita Chantasadkosol

  30岁,百万富翁农场主Paisarn的儿子,派善农场真正的财产继承者。少年时因污蔑杀人罪一直逃亡在外,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和不懈努力成为百万富翁,拥有丰富阅历,说话直率却不懂温柔,表面冷酷无情,内心孤独渴望被爱,要是他爱上一个人就会是一生一世。

  25岁,男主家女仆温婶的女儿,农学专业毕业,前期受母亲影响对珑苏夫人言听计从,有着感恩、谦卑、容忍之心,集善良、孝顺、无私于一身的乖乖女,习惯用爱去感化周围的人。

  珑苏夫人名义上的侄女,实为亲生儿女儿。从小跟冰一起长大,刁蛮任性,头脑简单,前期拥有众多男友。后因为得知母亲罪行帮助亚少爷

  在剧组时,Weir接到Min爸爸打来的电话甚至会叫他岳父,关系之好羡煞旁人。

  该剧看点是剧里剧外满满的都是男女主角之间粉红的情愫。都说泰剧的尺度是引进剧中最大的,这部剧的吻戏、粉红戏会比以往更多,而且男女主演在荧幕上表现出来的情感也很真实。(

  该剧人物关系相对简单,但通过编剧的巧妙设计,却总能在关键时刻推动剧情发展。(

  电视剧《偷心俏冤家》第1集(优酷视频版/2012年)片头字幕0分25秒至1分05秒